《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作者:圈纹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  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257(18-10-12)      256(18-10-12)      255(18-10-12)     

243

“这就要说当初你们是如何的对付隐元峰与洞明峰的人啦,他们都是我们七星门的,但却是被你们这样的打击,到最后更是被湮灭,我们却是不想走他们的后路,那就要先下手为强,什么七世家七兄弟,那都是屁话,当初洞明峰的峰主天明,隐元峰的峰主荒原都是那次靥寞界动荡的时候被我们骗到这里所杀害的,哈哈,这都是你们的错。”百天却是没有任何的忌讳张口就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
  瞿枢,摇兮,贺衡,乾阳,胜玑他们都变得很是沉默,没想到却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导致今天的这种事情,他们的确是有些后悔的,当初他们是打压洞明峰,隐元峰,但却是没有想到使这两峰消失,毕竟他们都是有着很大的用处,更有着很是深厚的传承,所缺少的只是世家的传承,但是正是因为这样,才导致他们所选择的传人都是很优秀的,七世家自然是想要着压制,但却是没想到却是让百天,扇鸣产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感觉。最终演变成那种不可收拾的局面,这算是他们所造的孽,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就在这时,把破损的符文位置的黑气越发的浓烈,然后慢慢的形成一团,不断地在变形,最后却是形成人的摸样,这正是靥寞界最强的所在靥寞。
  靥寞,真实境的强者,这只是他的分身都显露出无敌的姿态,那恐怖的气息让整个的空间都要被冻结,即便是最为强大的瞿枢,身为巽界境的强者都感受到那种刺骨的冰寒,末域境的摇兮更是直接的被冻僵,感受不到他的气息,像是进入冬眠的状态。
  “这为何只有着我四成的实力,符文为何才破碎掉一个。”靥寞感受到身上的气势,却是没有达到他的要求,靥寞就沉声的向着百天,扇鸣问道。
  “我在璇城那边安排的有人,先前进行的还很是顺利,但就在最后的关头,魔气却是被限制,根本就无法再做腐蚀,这已经是他的上限,好像是璇城那边出现差错。”扇鸣低声的回答道。
  “那边的确是有着两道很是陌生的气息,不是靥寞界的人,还不快去把他给我解决掉,我现在的修为才只是中界境,想要把他们完全的抹杀却是有着困难的,要不然的话,我们所做的约定就取消。”靥寞冷声的说道。
  “哼,我们现在是交易的关系,不要认为你就凌驾在我的上面。”扇鸣沉声的说道,脸上的神情很是不悦。
  “倒是很有骨气,那你现在去吧。”靥寞手向着扇鸣一挥,扇鸣立马的就消失在他们的面前而向着璇城而去,这里是靥寞的世界,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受到他的掌控的,他想要扇鸣到哪里,这是很容易的事情,只是挥手般的事情。
  “下面我们就需要好好的交流交流。”靥寞嘴角的笑意扩大,脸部的表情变得很是狰狞,想要与瞿枢他们战斗,准确的说是想要杀死他们,来洗涮自己这么多年的屈辱,更要发泄心中的愤怒。
  瞿枢,贺衡,乾阳等人都知道这是不能够退缩的,他们没有着退缩的机会,更没有退缩的理由,他们的神情都很是坚定,那是赴死的神情,战斗没有任何悬念的就爆发开来,激烈的战斗就此上演。
  ~~~~~~~~~~~~
  璇城。
  扇与修斯,新生的战斗还在持续的进行,越演越烈。新生在与扇的本尊相互的周旋,战况很是激烈,每人都使出自己最强的手段,他们都有着各自的优势,短时间却是无法分出胜负。
  修斯的“萎柯御”与着界的岩坭傀儡在战斗,这却是超大规模的,那宛若是两方的国家,在相互的对垒,进行着各种的较量。两方的实力虽然看上去有些均等,实际上却是有着偏差,修斯的“萎柯御”要强上那些岩坭傀儡。
  在境界上,修斯是要输于扇,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这种的差距并不是无法弥补的,但是修斯所拥有着域外生物“”的能力,那却是很诡异的,绝对能够弥补境界上的不等,再则就是修斯的是本体,扇的却是傀儡,高级差别就体现出来啦。
  这就像两军交战,一方是骁勇善战的将才,一方是东拉西扯的废材,双方的兵力相差无几,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扇的失败却是早晚的事情。
  岩坭傀儡在萎柯御的强大攻势下,呈现出落败的趋势,扇却是感到很是心急,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一段的时间,自己要是再不快点的话,家主那边就可能很是麻烦,但是新生的“混元意境”却很是了得,让扇根本就无法的触摸到新生的本体,想要摆脱却是无法的做到。就在扇很是犹豫不决的时候,岩坭傀儡已经全部的落败,修斯就要向那“天璇”所在的位置而去,想要触摸到那“天璇”,虽然扇不知道修斯的凭借到底是什么,但是新生这很是了解的人都说修斯没有问题,想必那不是无故放肆的。
  最后,扇咬着牙,手中快速的结着印记,口中念叨着:“震界未息,界为基,洗浴本界,纳琰括巽。”
  在“界”外面的三柳却是被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所吸入“界”中,数道链锁横穿而来,束锢着三柳,更是有着链锁穿透三柳的身躯,三柳的精华源源不断地被吸取,界像是得到某种的力量,岩浆不断地在翻滚着,那些残落的岩坭傀儡都变成泥蕴,成为界的一部分,随着界的变化而有着变动。
  三柳根本就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怎样的状况,不断地在那里嗷叫着,很是凄惨,但这时却是没有谁能够就他,三柳无法承受这样的疼痛而显出他的本型,琰括族。
  括戟的犄角横立天地,在那犄角前有着一个灰暗的圆珠,那正是界心所在,它在不断的吸收着那犄角,界心像是有着某种的蜕变,变得有些光亮,像是沉睡的力量被唤醒,那正是界心的蜕变,扇要晋级到“巽界境”。
  界心,那是界最为核心的部位,界心氛围三种的阶段,分别是虚,实,。每个阶段分别对应着三个境界。扇本来是震界境的,他的界心是“虚”的,就像是没有被激活的生命,在这一步他就需要吸收生气使界心属性,而他就是他的本命物,换句话说就是他所感悟的道,可以是各种的东西,只要通灵,譬如人,灵品丹药,武器等等,当然这并不是必须的,借助其他的物体这本身就是落入下层的,上层的修炼就是感悟自身的大道,赋予所修炼的法则种子的灵性,让他们通灵,那才是最切和自身的,才是最完善的,但是很多人都是无法做到的,那的确是很难的事情,而就是最高等级的界心,因为他已经算得上“自我大道”的雏形,只是还没有完全贯彻天道意境而已。
  三柳是琰括族,括戟的犄角是他最强的攻击手段,扇选择他作为自己虚实转换的本命物,使界拥有着琰括族的能力,看来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扇思量很久的事情,怪不得扇对三柳的态度让人难以琢磨,原来是这个原因,但这对三柳来说是最大的悲哀,原本人为只对自己最好的人,但他不仅欺骗自己,还要利用自己。
  “你快拿‘天璇’,我去破坏他的界心,不让他晋级到巽界境。”新生连忙的说道。
  “嗯。”修斯知道事情很是严重,一旦扇成功的晋级,到时候局势就会向着一面倒,到那时他们就变得很是危险啦。
  “岩坭。”扇却是注意到修斯这边的动作,那些变动的泥浆却是又组成岩坭傀儡向着修斯攻击,感受到那攻击的强度,修斯却是有些震惊,岩坭傀儡的力量居然增强很多。
  “零度,封寒”
  这是很是关键的时刻,修斯自然想要速战速决,没有再想与扇较量到底谁在泥浆方面的能力更加的厉害,修斯身上散发着冰寒的气息,淡淡的白雾向着四面扩散,凡是碰触到那白雾的立刻就被冰封,这就是修斯的水之奥义,零度,极度冰寒,冰封所有的事物。随着修斯境界的提升,极度真水的挖掘,修斯这招已经变得很是强大,达到冰封万里的程度,瞬息之间,万里都变成白茫茫的冰晶。
  那些蜕变的岩坭傀儡却是根本就无法抵挡修斯那恐怖的冰寒力量,白雾漂漂,那些岩坭就像是冻土,无法的动弹,很是有效。
  修斯却是知道这“零度”冰封岩坭并不是很长的时间,扇的境界要超越修斯很多,修斯是很清楚这点的,空间法则瞬间而动,修斯的身影逆转,就来到那“天璇”的旁边,伸手就碰触到那“天璇”,修斯不敢有着任何的犹豫,而这时那些被冰封的岩坭傀儡上面的寒冰被打破,他们又能够恢复活力,但这时却是已晚,修斯已经触摸到那“天璇”符文。
  修斯在接触到“天璇”的霎那,体内的隐元剑就完全的不受自己的控制,不断的颤抖起来,像是受到某种的召唤,修斯的身体更是止不住的颤抖,要是很仔细的感受的话,就会发现这震动的频率与着隐元剑是出奇的相识的,他们出在同频,这时的修斯就像是隐元剑的一部分。
  “程”
  无数的剑影从修斯的身体冒出,形成领域,天剑领域,周围的岩坭傀儡在那强烈的剑意下全部的都崩溃散落在地上,这还不止,就连整个的界都受到这股冲天剑意的影响,界居然出现裂缝,像是要破碎,这是如何的强度,能够崩溃界,那可是界,是由最强的凛垣索无数淬炼而成的界,但这在隐元剑的面前只能够是悲哀。
  神剑一出,谁与争锋。
  现在的隐元剑就是这种无敌的状况,扇却是脸色大变,很是不敢相信的叫道:“那是隐元剑,这不是早就随着隐元峰祖师的消失而消失了吧,怎么可能会在出现。”
  ““天璇”是由周天星斗大阵所凝聚而出天璇星的本源力量,隐元剑是由隐元星孕育而成,九星为本源属性,他们都有着最为纯粹的联系,怪不得他居然这样的很是自信能够引起“天璇”的变动,但是天璇为光明,隐元为黑暗,你却是大意啦。”扇冷声的说道。
  “天璇为光明,隐元为黑暗,黑暗与光明那是相斥而立的,虽然他能够引起“天璇”的异动,但却注定要被毁灭。”扇看着修斯冷声的说道。
  隐元剑亿万剑影飘动,联动四方,动蕴天际,那是无敌的一剑,那是最深沉的一剑,剑意如龙,全身通黑,更增添几分的霸意,界在这样很是强大的剑意下颤动越发的剧烈,裂缝变得越来越大,界随时都要崩溃。
  就在这时,“天璇”却是发出很是强烈的白光,那是圣洁的光芒,宛若天使降临,让人的心中生出虔诚的情绪,那是最圣洁的,那是最耀眼的,那是光明。
  隐元为黑,天璇为白。两力相持,抵消而容,让原本很是狂暴的剑意却是极度的收缩,在修斯的身上形成泾渭分明的黑白色,修斯的身躯成为他们争斗的战场,争相而斗,修斯随时都可能被分裂两半,呈现出很是痛苦的神情。
  “把‘天璇’融合到光明法则种子当中,感悟光明,释放光明种子。”看到两道光芒相持,随时到要爆发,新生立马的呵斥道。
  修斯现在感到全身都充斥着爆炸的感觉,两股力量在修斯的身躯中肆虐的碰撞,这让修斯感到头脑都像是要炸开,根本就无法的保持镇定,更不知道该如何的去做,听到新生的话后,修斯就像是在茫茫无际的大海看到指明灯,他知道彼岸在那边。修斯强忍着这种疼痛,调动着全身的力量向着那“天璇”而去,想要把它逼进自己的领域当中。
  “天璇”是天璇星本源所在,那就是最为纯粹的光明,这种光明自然是很强大,隐元剑的强大更不需要多说,两者相持,这种平衡即便是有着修斯意志的偏向,但是想要很快的改变却是很难的事情,修斯此刻却是陷入很是为难的境地。
  

snaptime:2018-10-18 17:47:03  .exectime:0.025秒